<好人>第二章-我是一尾鱼

【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耶。
发送者:016-xxxxxx7】

这是两个星期以来,我每天都会在凌晨三点钟收到的信息。三更半夜的。还真的挺吓人的,只是吓了个两天后,我干脆把手机关掉。

“怎么了吗?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有心事吗?”

“我看起来像有心事吗?”

“像。”靖彦回答道。

天啊,我真傻,为了一个陌生人搞得如此失魂,真糟糕。

“我…我OK啦,没事的。”

“爱逞强喔~你不说无所谓,我就不逼你说了,不过需要我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我随传随到。”靖彦露出淡淡一笑,轻轻地摸摸玮瑜的头。

“你要说话算话!”玮瑜报以微笑,眼睛眯成一条线,做了个鬼脸。

“噢,对了,放学后我会去麦当劳吃午餐,你要去吗?”

“你,一个人?”

“还有小桃啊,她约的。”

“Cherry?她都没叫我去啊~”

“喔,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帅。”

“噗!”

我想我的口水应该是直接喷在靖彦脸上了,谁叫他不要脸?!哼,Cherry!我一整天是闷住了,闷为什么Cherry约靖彦出去都没有告诉我,害我空欢喜一场,以为是靖彦约我出去。

厚~~~

“玮瑜,你不要一起去吗?”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Cherry就赶上来了。玮瑜凝望着迎面而来的Cherry,继续闷住了。

“不用了啦,你们两人慢慢去幽会吧!”

“幽你的头!别耍你的冷幽默了。”

“啦啦啦~~~ 我先回家了啦,你们吃得开心点,掰。”没等Cherry走向前来,玮瑜便先走一步。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淡淡的哀愁,说不出是为了什么,大概是自己的占有欲作祟吧?可是,我又凭什么有这种占有的感觉呢?

 

“哔哔哔!”

一则未读信息。

【或许以一个陌生人来说,你会很防备我的出现。我却莫名的期待你的回复。还是,先让我介绍自己,至少我不会有太大的缺憾。我叫郑皓仁,今年二十二岁,典型双子座,身高一米八,职业建筑;偶尔弹弹吉他唱情歌,偶尔看看书写写文章。你呢?在那一头的你,真的没有一丝想要回应我的念头吗?
发送者:016-xxxxxx7】

【我们的双眼能承受多重的泪水?
发送者:016-xxxxxx8】

【泪水,没办法衡量;颗颗流出来的泪水,都是一种心情的倾诉。
发送者:016-xxxxxx7】

“泪水,没办法衡量。”

或许吧~玮瑜坐在靠窗位置的公车上,凝视着窗外的风景。

 

“哔哔哔!”

【你不开心?
发送者:016-xxxxxx7】

【不是
发送者:016-xxxxxx8】

【哭了?
发送者:016-xxxxxx7】

【没有
发送者:016-xxxxxx8】

【无需压抑自己的情绪吧,偶尔发泄一下会比较好。
发送者:016-xxxxxx7】

【那你是来送死了?
发送者:016-xxxxxx8】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快乐一点,我倒是无所谓。
发送者:016-xxxxxx7】

很可笑吧,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陌生人,竟然可以轻易地安抚我的情绪。

【不用麻烦你了,我很好。
发送者:016-xxxxxx8】

【那就好,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吧!
发送者:016-xxxxxx7】

【你…真的很闲,都不用上课或工作吗?
发送者:016-xxxxxx8】

之后郑皓仁就没有再回我了。一直到我坐完公车绕了一圈,手机还是没有响起。我是在期待什么了吗?

【我是一尾鱼,来去不留痕迹。
发送者:016-xxxxxx8】

 

临睡前,我习惯性地把手机放在书桌上,只是,我开着机,仿佛希望它下一秒会唱起歌来把我吓一跳。

凌晨三点钟,手机真的响了。

【你好,小鱼。
发送者:016-xxxxxx7】

结果,我再一次地被郑皓仁的信息吓醒。周董忙着开演唱会,不肯再陪我聊天。我只好,注定再失眠三个小时了。玮瑜爬下床,坐到电脑前。

 

4th September 2007, Tues
*郑皓仁*
凌晨三点钟,我被一则陌生的信息吓醒了,
无法再入睡。
我认识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莫名能安抚人家不安情绪的陌生人。
郑皓仁,
你到底是谁?
你是怎样拿到我的手机号码?
你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你凭什么,
可以轻易的说服我?
我却又凭什么,
轻易的相信你… …
被你看穿了我的不快乐。
郑皓仁,你赢了,
我是小鱼,伊玮瑜。
¥一尾鱼

 

【小鱼,我只知道你叫小鱼。
发送者:郑皓仁】

【不然?
发送者:小鱼】

【好吧好吧,等到哪一天你想告诉,再说吧?
发送者:郑皓仁】

【我是很明显的不太想告诉你,难道你都不会讨厌我?我处处对你冷漠,难道你还不肯死心?
发送者:小鱼】

【你很有趣,小鱼。
发送者:郑皓仁】

【一点都不有趣。>.<
发送者:小鱼】

【你的言语无形间已经在曝露你的性格,这样的探索让我觉得很有趣。
发送者:郑皓仁】

【郑皓仁,你是变态。
发送者:小鱼】

【我不是坏人,你一定觉得我是,是不是?
发送者:郑皓仁】

【没错
发送者:小鱼】

难怪朋友都说不喜欢和我聊天,因为我说话太直,一箭穿心,一针见血。郑皓仁终于被我刺伤了吧?

 

9th September 2007, Sun
*不被了解的了解*
因为说话太直,
常常被人误解的高傲;
因为心里容不下第二个人,
常常过于自我保护;
原本的了解,都变成了误会。
我以为,封尘已久的心门,
从此不再为谁而打开。
郑皓仁,你这坏人,
就这样,轻易的偷走了那把钥匙。
你以为你是谁,想要偷走我的秘密?
¥一尾鱼

【我只是,太想了解你。
发送者:郑皓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