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第四章-我可以爱你吗?

17th September 2007, Mon
*坏人*
郑皓仁,
我真的很讨厌你。
你就这样突然闯进了我的生活,
打乱了我的生活规律。
我不爱说话,你却逼我说话;
我习惯收藏秘密,你却逼我拆穿自己。
你凭什么?你究竟凭什么?
直到昨天晚上在电话中听见你的过去,
恭喜你,你终于成功地把我吓了一大跳,
一个中二误交损友,自以为很炫跑去纹身,
还误入黑道,现在是否已经脱离黑道也不确定,
忽然闯入我的人生,
然后告诉我这一切一切。
郑皓仁,你不是坏人是什么?
¥一尾鱼

是一种瞧不起还是害怕?我一口断定郑皓仁是坏人,会不会对他很不公平?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在证明自己。

 

伊玮瑜的世界原本只有白色,而现在,突然被人用笔挥上黑色的墨… …

【我该怎么去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发送人:郑坏人】

【不用了,时间会证明一切。你不要动不动就来烦我,我要考试,没时间应酬你。
发送人:小鱼】

【好的,只要是为你好的,我都可以。
发送者:郑坏人】

“厚,少装了郑坏人,明明就是坏人嘛~”之后,玮瑜就全心全意在准备年终大考,没有再理会郑皓仁每晚发过来的信息。年终大考后,已经来到10月份的尾声了。

 

“天啊,这么快就要放假喽?”Cherry一边收拾包包一边说道。

“你真的打算去咖啡店打工啊?是不是韩剧看太多了?”Cherry亏她道。

“才不是,你少在那里八卦了。”

“喔,难道~~~”

“少来这一套了,我就知道你会用这招!”玮瑜随后扮了个鬼脸。

“好啦,你只要回答我是不是就可以了嘛。”Cherry对玮瑜撒娇道,誓要她从事招来似的。

“嗯,不知道咧?~”

Cherry,你早就看穿我了,还硬要逼我亲口承认,是怪害羞滴。

 

1st November 2007, Thurs
*Espresso*
好久没有三个人一起去喝东西了,
今天放学后心血来潮就嚷着Cherry和靖彦去星巴克一趟。
习惯性的,我和靖彦不约而同点了Espresso,
Cherry点了拿铁。
加了两包糖的Espresso还是喝得出一些些的苦涩,
可靖彦没加糖的Espresso,还喝得那么享受。
我问他这样喝苦不苦,他要我自己试,
结果我苦到吐在他的校服上,好糗…
但是,他笑了。
可以这样看着他笑,还和他喝同一杯的Espresso,
我快开心到变态了。
我决定了,学着喝不加糖的Espresso,
因为有靖彦在,苦的一定会变甜。
我很恶心对吧~
只是,想不出更好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心情。
¥一尾鱼

说起来,郑皓仁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找我了。少了他的信息,手机就变得更安静了。真不可思议,我竟然开始想念和期待一个…坏人的信息或来电?!我想我是疯掉了。也好,少了一个包袱,可以安心地约大家去看电影了。

“Cherry,明天有空去看电影吗?”

“呃…明天啊?可能不方便耶,我有些事情走不开…”

“这样啊…”

“对了,靖彦…好像也没空耶,他有会议要开。”

“是噢,原本还以为可以一起去看电影耶,看刘德华啊!!!”

有点失望,怎么那么两人都没空啊…T^T 算了,我自己去看好了。~

 

11月6日的下午3点钟。

我还真的一个人跑来看电影了。如果不是刘德华,我想我不会一个人傻傻的来看电影吧~一点也不过瘾啊。而且… …嗯?Cherry?

“这个Cherry,竟然瞒着我自己来看电影?!真是的,Che――”

嗯?靖彦?玮瑜停下了脚步。

他…怎么和Cherry一起来了?玮瑜摸不着头绪的,思绪最后被排队入场的人群挤散。靖彦和Cherry的背影在人山人海中消失了,剩下玮瑜一个人,还独自愣着站在原地。她望着手中的入门票,再望向入口处,不知该不该往前走。

往前走一步,或许会靠近悬崖一步;往后退一步,却可能活在谎言当中了。Cherry为自己撒下的谎言,难道不曾想过她必须为此负上责任吗?还是,我已经习惯坦然,宁愿面对伤痕,也不愿面对背叛?这,算是背叛吗?Cherry环着靖彦的手臂,笑着;靖彦竟如此自然地报以微笑,就像世界瞬间冻结,把我的心跳静止,让我死在没有了温度的暗恋里。

最终,玮瑜选择了入场。

诚实面对自己,是痊愈的开始。

电影在大大的荧幕上映着,电影里的刘德华没能成功夺走玮瑜的注意力。她在犹豫,该不该朝手机的拨键号按下。

【小鱼,你在忙吗?
发送者:郑坏人】

该死的,郑皓仁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

【没错
发送者:小鱼】

【不打扰你了。
发送者:郑坏人】

【知道就好
发送者:小鱼】

【没什么的,只是想跟你说…好想你
发送者:郑坏人】

郑皓仁,你是怎么回事?!

【郑皓仁,你恶心啊?!
发送者:小鱼】

【我说真的。
发送者:郑坏人】

郑皓仁,我是你的谁呢?我们又只认识了多久?况且我们素未谋面,你哪来想念的理由呢?你应该是无聊到透顶才会这样来刺激我的吧?!

【你无聊
发送者:小鱼】

【还是…算了…
发送者:郑坏人】

【我才不要跟你算
发送者:小鱼】

这个郑皓仁突然一个信息丢过来说些让我莫名其妙动容的话,是怎样嘛~

玮瑜正懊恼着郑皓仁的事,这时电影院的门被推开,外边的一道光线直射进来,随后出现两个人的身影。坐在最左边的玮瑜不屑地转过身去,即又转过身来,缩成一团。

“我们坐那里吧!”

“没有位子了,都叫你不要进来了嘛~”

“走吧!”只听见两人低声的对话,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到离玮瑜地不远处坐下。电影已经播到一半两人才突然闯进来,引起了玮瑜地注意。可玮瑜只敢偷偷地在观众席上透过人群注视着两人。

 

是我的两位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我的视线离不开只隔着一米之遥的他们。果然,最后也只能像剧中的情节一样,只换来黯然神伤。

我看见… …他的右手靠在她的肩上,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她不时转过头去凝望他一眼,他深情地回望;隐约间还能看得见他的微笑;她注视着他十余秒后…她…

她主动吻了他。他没有抗拒,反而接了她的吻。两人仿佛活在他们的世界里,忘情地吻着,不把观众当成一回事。

他们接吻了。

噗!玮瑜回不过神来,手一松让手机从手中滑落。这一跌打断了他们,两人还心虚又害羞地往后望。玮瑜赶快蹲下躲在椅子后边,顺便把手机捡起。

伊玮瑜,撑着点!没事的~玮瑜好不容易倒吐一口气才站起来。可只见他又轻轻在她的脸颊吻了一下。

我以为为了刘德华,我可以撑到最后~原来我并没有那么伟大。再见了刘德华,再见了…我的好朋友。票根还在口袋中,我将不会忘记那用钱买回来的伤痕,是多么的痛。Cherry当初信誓旦旦说当我的爱情军师,我非常信任她,真的,信任到被人家当傻瓜了还不知情。

 

6th November 2007, Tues
*悬崖*
痛,已经麻木了~
泪水绝堤在键盘上,这是一则充满泪水的网记。
今天为了刘德华一个人看电影去了,
用钱买回来的戏票,却如同买下了难过。
她昨天说有事走不开,今天和谁在电影院里热吻。
我痛,是背叛吗?还是天真,
殊不知自己被推落悬崖,摔至重伤。
那个谁,是他… …
我那么喜欢的那个他。
为什么故事总是发展成那样?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
就不会懂被掏空的心有多痛,
就不会想放声大哭却泣不成声,
就不会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喜欢到无可救药…
¥搁浅的一尾鱼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好久好久。或许,累积的情绪终于僵持不住,全面崩溃了吧~人家说眼泪可以净化双眼,但愿我能把事实看得更透彻。

玮瑜窝在被子里,把空调调到最低温度,双唇还微微颤抖着。眼神一直这样放空着,到凌晨一点多还没阖上眼睛。手机多了很多封信息,玮瑜却没有要打开的意愿。直到有一次,手机在床上不停地震动着,把玮瑜拉回现实。她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没有作声。

 

“喂,是小鱼吗?”
没有作声。

“小鱼,是你吗?”
没有作声。

“你没事吧?心情不好?怎么了?”电话那头有点慌张的嘘寒问暖让玮瑜再一次撑不住,陷入崩溃状态。

“你哭了吗?小鱼,你说说话吧!”

“嗯…”

我的声音哑哑的,郑皓仁一定听得出。我不该接听任何来电的。可是,我奢望有谁能倾听我的痛,那份打从内心传出来的痛。郑皓仁听得见,是我固执一味否认。

“小鱼。”

“嗯。”

“不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生哭泣,我会心疼。”

“我不用你心疼。”

“已经在疼了。让我来保护你吧,小鱼,我不会让你哭的。”

“郑皓仁,你在说什么?不要开――”

“我喜欢你,小鱼。我喜欢你。”郑皓仁这话一出,震撼了玮瑜的每一条神经线,她反应不过来。此时,电话里再也没有人说话。

“我们交往吧,小――”

“POK!!!”玮瑜不等郑皓仁说完,即挂上了电话。

【我可以爱你吗?
发送者:郑坏人】

 

感觉像刚失恋,突然又有个陌生人跑来告白,我该有什么样的心情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