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第五章-麻醉剂

9th November 2007, Fri
*半寸的痛*
案发后的第三天,心里还是无比的难受,
难受的不是亲眼看见他们在一起,
是她,从原本的熟悉演变成今天的逃避,
而他还是用着他无辜的微笑对着我;
心里又多了半寸的痛。
这半寸的痛,将渐渐覆盖以往的单纯,
由距离替代了吧?
痛,又能怎样?
我只是一个没有勇气却又自认为受了重伤的俗仔。
¥一尾鱼

凌晨的一点钟,房间里只有电脑荧幕上的光还在亮着,努力撑了三天,已经好累了。可是少了Cherry,部落格将成为我唯一的心情寄托。网记刚PO上去不久,手机就在桌上震动起来。

 

“喂。”

“Hello。”玮瑜喂了两次,对方才“嗯”了一声。

“你好点了吗?”

“嗯,平伏了许多。”

郑皓仁总是习惯在凌晨的这个时候打来。我第一次没有想要挂断电话的念头。或许我的意志力已经弱到任何一个人都能成为我的依靠吧?

“小鱼,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坏人,我想证明给你看。” 聊了一阵子,玮瑜又有点心不在焉的。

“郑皓仁,你是坏人吗?”玮瑜笨笨的,重复问着同一个问题。

“我不是。”

“你是坏人吗?”

“小鱼,你累了吗?累了快去休息吧~我可以先挂电话。”

“郑皓仁,我们认识了多久?”

“76天。”

“76天能证明些什么呢?”话毕,两人陷入一片沉默。

“我用了760天去发现自己很喜欢一个人,你知道吗。” 玮瑜补充道。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很深的吸气声,似乎在寻找多一点的勇气去承受玮瑜所说的每一句话。

“嗯,我现在知道了。”

“我很有可能会用这760天累积下来的伤痛去伤害只认识了76天的你,你知道吗?”

“知道,但是――只要是为你好的,我都可以。”

“别傻了,郑皓仁。”

 

『只要是为你好的,我都可以。』

真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郑皓仁的口中吐出来的。我跟自己说,一定是自己太难过才会觉得感动。我试着用冷漠去逼退郑皓仁,同时在努力恢复情绪,找回原来的自己。

年终假期了,我不允许自己颓废下去,最后却还是选择去咖啡店打工。一杯好的咖啡,也许可以像麻醉剂一样,麻痹所有的痛,把所有的不快乐都封尘,回荡在口中的余温,应该是一股满足的快乐。或许我没有能力让自己立即开心起来,但是我应该有能力用我的双手,去泡制一杯带给大家快乐的咖啡吧?

工作了几天,生活还是好好的,突然,又被郑-坏-人的出现打乱了。

 

“碰!”准备被端上桌的咖啡从失了魂的玮瑜手中掉落,摔成碎片。

“小鱼!”站在门口的郑皓仁赶忙跑上前去帮忙。只见玮瑜浑身不自在地蹲下去收拾被摔坏的玻璃碎片,没有抬头理会欲帮忙的郑皓仁。

“我来帮你好了。”郑皓仁说道。

“不要――”

“你为什么来?谁准你来的?”

“我来看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工作?”

“我知道你很爱喝咖啡,所以…就来看看。”

“我没有心里准备,你… …你回去吧!”

“玮瑜,快把玻璃碎片给清理掉啦!”这时,柜台那里传来老板娘的声音。

“喔!郑皓仁,你快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到这里,却用尽了一辈子的勇气才敢走进来这里找你,你确定要把我赶走吗?”

我第一次正视郑皓仁的双眼,很诚恳,很坚定,无形间说服了我。我不该赶他走,因为老板娘会把我骂死,说我在赶客人。

 

“那…你要喝点什么?”

“要伊玮瑜亲自泡的Espresso。”他报以微笑说道。

“拿你没办法,你等一下,Espresso很快就来。”

“那我等你下班吧?!”

别开玩笑了郑皓仁,我的心脏可负荷不了那么多的刺激!果然,郑皓仁真的等到玮瑜下班,玮瑜很是不甘愿地答应和他吃晚餐去了。

“我是因为不想白白浪费你的parking钱才答应跟你吃饭的,你不要想太多。” 靠,我说话竟然结巴起来了?!

“喔。”郑皓仁眯起眼睛笑了一下。

“对于我的出现,一定吓着你了吧?”

“你说呢???害我摔坏了一个咖啡杯,被老板娘训,我都还没跟你计较呢!” 玮瑜噼里啪啦对郑皓仁数着帐,让他忍不住干笑了一下。

“笑什么?”

“你很可爱。”

“… …谢谢… …”隔了几秒,两人又陷入一片沉默。

“郑皓仁,你平时…也爱喝咖啡吗?”

“还不错喝,因为工作时间很长,所以需要咖啡来提神。”

“那你最爱喝那种咖啡?”

“Espresso。”

“为什么?”

“够苦…够过瘾。你没听过吗,咖啡可以麻醉一个人的心情。”

郑坏人,你怎么想的跟我一摸一样?!

“我想…你最近一定在用咖啡来当麻醉剂吧?”

“我要回家了。”玮瑜企图逃避他的问题。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我爸回来载我…你赶快回去就好了。”

郑坏人,你的坏人脑袋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哼!

“那…我们…再见。”

“掰。”玮瑜甫转身就走了。

“小鱼!”郑皓仁喊住了她。

“你很漂亮!”

“我知道…!”哇噻,心脏在狂跳,平时三步拼成两步走回家的我,今天速度特别慢,若有所思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郑坏人!郑坏人!郑坏人!怎么满脑子都是刚才和他在一起的画面?!

 

【爱逞强的家伙,一个人走回家很危险的。
发送者:郑坏人】

【你跟踪我?!
发送者:小鱼】

【我只是想保护你。
发送者:郑坏人】

 

25th November 2007, Sun
*麻醉剂*
一开始想当咖啡王子,是为了让他喝到我亲手泡的咖啡,
现在,我只想借着它来麻醉伤痛。
今天郑皓仁突然出现在店里,
害我手足无措,摔坏了咖啡杯,割伤了手指,还被老板娘训。
都是因为他!!!不跟他算帐我跟他姓郑!
莫名其妙地答应跟他去吃晚餐,
后来发现自己一直不敢正视他,
直到我们聊到咖啡的话题。
郑皓仁,
你也认为咖啡像麻醉剂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麻醉自己?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咖啡店工作?
你又怎么知道我习惯步行回家?
对于你的出现,
我只有问号。
你会来解开吗,郑皓仁?
谢谢你的认同,
至少让我觉得,受了一点点的伤,
其实可以不用那么痛。
¥一尾鱼

PO完这篇网记,我出奇地期待手机会响,只是,它都没有,倒是部落格地留言板上多了一个留言。

 

『一尾鱼:
*咖啡麻醉不了孤单,只会让心更淌。其实你不需要靠咖啡来麻醉伤痛,只要你学会笑一笑,很快就可以忘记。
*你受伤了,那哭过后哑哑的声音,还不时在逞强的一尾鱼,撑不住了就放纵自己一次吧?!
*至于你最后的两个问题,我想在你的部落格可以找到答案吧!爱逞强的你选择了部落格成为你的依靠,而让你的文字中留下许多的痕迹。
我只是希望,我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不会感到太压抑而把电脑砸坏了吧?呵呵。
留言者:好人』

一开始我还猜不透是哪位路人酱好,给我写了篇酱长的留言,后来越看越不对劲,才恍然大悟是对我的行踪都十分了解的郑皓仁。

『回复“好人”:
我才不会笨到砸烂自己的电脑,今天摔坏一个咖啡杯已经是够衰的了~
还有,你酱跟踪我,会让我觉得你是个变态的坏人,以后不好这么做了,而且我爱逞强是我的事。
你以为你事谁?
¥一尾鱼』

 

 

你以为,你是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