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第七章-我们不做情人,好吗?

随着圣诞节的结束,两个月的假期也接近尾声了。在咖啡店打工的这两个月里过得很充实,因为浓浓的咖啡会让人上瘾,让人沉浸在快乐里。谢谢老板娘的关照,虽然老板娘总是很凶;还要谢谢咖啡店里的同事们Ben哥,阿No哥,阿Jack哥和Julio哥~他们说我是唯一泡咖啡很有一手的咖啡“伪王子”,听了让我是瞎开心的。

开学了,算是…过了所谓的过渡期了吧?是时候重新振作起来面对伤痕,同时也该学着放下了。

和郑皓仁…还是一样。自从我辞职没干了以后,听说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咖啡店里,而他也不敢来找我。我们有两个月没见面了,不变的是,郑皓仁依然会在凌晨时分SMS给我,或是在部落格的留言板上留言。我想,我跟他聊的话快要比我和Cherry还有靖彦聊的话多了。

 

 

2月14日,情人节。

【小鱼,你今天有空吗?
发送者:郑皓仁】

Excuse me,郑皓仁,我好不容易对你改观,把你的名字换回来,现在你又这样做,你是想我永远叫你郑坏人是不是?!

【没空
发送者:小鱼】

才发完没多久,郑皓仁就打来了。

 

 

“喂。”

“Hello。” 同样的。玮瑜在应了两声之后对方才肯“嗯”一声。

“那么早?”

“嗯,其实我是想约你…去喝杯咖啡…”

“我要去上课了,掰。” 玮瑜想都没想就挂上电话,拎起包包就上学去了。

包包里有一盒酝酿了很久,累积了很多勇气的巧克力。也不知道是伤了哪根神经线,今天决定亲自去揭穿自己的秘密。是明显给Cherry一个“下马威”,还是不想留有遗憾,也不管了。

 

 

“靖彦!”

“玮瑜?有事找我?”

“嗯..能不能借我一点时间?我有话要跟你说。”

“有什么话要酱神秘喔?”

“那个…你就只听我说,不要打断我~我…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也没什么…只是想送你这个…希望你会收下。” 玮瑜有点结巴的,总算把话说完,即把巧克力递到靖彦手中。

“噢…喔。” 靖彦犹豫了几秒才缓缓的把巧克力收下。

“靖彦!” 就在这个时候,Cherry出现了。

“我…我先走了。”

天啊,有够尴尬的…只见靖彦站在原地上错愕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想给的答案是什么,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罢了。

果然,到放学的时候,靖彦塞了一张小小的纸条给我。

 

 

[我们不做情人,好吗?]

靖彦,你已经是人家的情人了,我们当然不可能成为情人啊。玮瑜跟在靖彦的后头,深呼吸一次才喊住他。

“给你。” 她也塞了一张小纸条给他。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这个朋友。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或许这样,我就不该有遗憾了。

“祝你幸福快乐。Cherry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一定要对她好好的,知道吗?”

“那当然。不过…我很好奇小桃没有告诉你我们在一起的事…”

“都过去了…没事啦…好好跟她约会去吧,情人节快乐。”

“喔,情人节快乐。还有…谢谢你的巧克力。”

“嗯。”

“小桃,这里!” 只见Cherry露出甜甜的微笑往他俩这里走来。她的手很自然地穿进他的掌心,轻轻的把距离拉近。

“玮瑜。” 这是Cherry喝靖彦在一起后那么久,Cherry第一次正面对我说话。

“我…” Cherry欲言又止的。

“Cherry,你要幸福,懂了吗?”

“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吧?” Cherry眼神透露出的恳求,让我回答不出半句话来,只能勉强地报以微笑,并点点头。后来才发现,我还没有那么大方和伟大,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原谅她啊~还是,我不该那么自私,我一个人不开心就好,至少不要让两情相悦的他们因为我而感到不安心。

“快约会去吧!”玮瑜把Cherry往前推,指着靖彦的车说道。

“那我们先走喽,掰掰。”

“掰。” 靖彦对玮瑜点头一下,便跳上车了。

看着车子奔驰而去,留下我一个人,自己在游荡。

 

 

“小鱼。”

我想见的人刚离开了,不想见的人,偏偏出现了。

“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吧?刚才看你强颜欢笑的样子好像不太理想…”

“我跟他告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要告诉郑皓仁的念头。除了部落格,我想没有人像郑皓仁那样,无怨无悔地听我倾诉,当我的垃圾桶了。

“今天下课的时候,我拿着巧克力跟他告白了,他只说了“噢…”然后塞了一张小纸条给我。”

“去喝杯东西吧?!”

“为什么不问我纸条里写什么?”

“我想你应该是不想说才没继续说下去吧?” 玮瑜不语。

“上车吧!”

“干嘛?!!”

“载你去喝东西啊~”

“不要,我要走路。”

 

 

我和郑皓仁走到那间我最熟悉的星巴克,在那里坐了好两个个小时都只保持沉默。桌上的Espresso冷却了,我才甘愿啜起一口,却忘了那杯Espresso还没有加糖。Espresso的苦在口中环绕,瞬间唤醒我太多的回忆,苦苦的。

玮瑜眉头一皱,一颗泪顿时滑落,落在已经失温的Espresso中。她轻轻地抽泣着,不敢哭出声音。郑皓仁隐约间看得见玮瑜红了的眼眶,却只能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为什么会喜欢我?”玮瑜用手背拭去泪水后突然抬头问道。

“因为…你有深藏不露的微笑。反正…就是喜欢你。” 玮瑜没有接话,丢下钱还给郑皓仁就说要回家。

“我到家了,掰。”

“小鱼!” 郑皓仁喊住了她。

“这支向日葵…送你。向日葵代表阳光,希望你赶快找回那道阳光,找回自己。” 郑皓仁把向日葵递到玮瑜手中。玮瑜接过向日葵,沉默了十余秒没有说话。

“郑皓仁。我们…有可能做情人吗?” 玮瑜的问题让郑皓仁一时反应不过来。

“没事了,掰掰。” 随后,玮瑜即冲入屋里。

 

 

【为什么不可能?
发送者:郑皓仁】

 

 

29th February 2008, Fri
*不可思议*
郑皓仁,你过分啊,
到外地公干也不通知一声,害我一直浪费钱SMS你!
离情人节后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
对于他和她也只能大方的祝福,
然后躲在背后偷偷哭一场,
把自己弄得很可怜。
可是,我发现一些不可思议的改变,
但说不出口是什么~
是自己越想要逃避却越明显的思念与期待吗?
我否定了,才不是,那肯定只是错觉。
¥一尾鱼

 

 

我和郑皓仁之间微妙的变化困扰了我,导致我无法专心向学,让这次的月考成绩很不理想。我很自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不理智为了这点小事而荒废了学业。所以我逼自己不回郑皓仁的信息,不接郑皓仁的电话,不看郑皓仁的留言。

可是,我却躲不了对郑皓仁那…不起眼的想念。

 

 

20th March 2008, Thurs
*我们不做情人,好吗?*
今天领回了第一次的月考成绩,
考得不尽理想,实在很自责。
为什么?
郑皓仁,你一定知道的吧?
总觉得我跟你之间的距离忽远忽近,
让我搞不清楚,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后来我发现,
任由我怎么躲,却躲不过对你那丁点不起眼的想念。
我不容许自己为了这一点小事坏了大事,
所以…不想继续想念你了。

我们不做情人,好吗?
¥一尾鱼

奇怪,一边打完这篇网记的时候,我的心酸酸的,比想象中难受。然后我在凌晨三点钟收到郑皓仁的信息。

 

 

【你每一次说话都好冷淡,好伤人。可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继续喜欢你。只是…只要是为你好的,我都可以。
发送者:郑皓仁】

忽然间,我哭了。

郑皓仁,好人。

 

#可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继续喜欢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