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第十一章-“只要是为你好的,我都可以”

今天,9月3日,我去找郑皓仁了。

 

“要听我弹吉他吗?”

“好啊。” 玮瑜点点头。

“那我就来首…《爱很简单》吧?”

“你真的会弹吗?”

“谁说我不会,我可是很有料的咧,听着吧~好人要唱首情歌给他心爱的女孩听~”

忘了是怎么开始 也许就是对你 有一种感觉
忽然间发现自己 已深深爱上你 真的很简单
爱到地暗天黑都已无所谓
是是非非无法抉择
没有后悔为爱日夜去跟随
那个疯狂的人是我 喔~
I Love You 无法不爱你 Baby 说你也爱我… …

郑皓仁捧着吉他在他家的庭院前唱了这首《爱很简单》给我听。在这之前,郑皓仁一直嚷着自己不会唱歌,其实他的声音好好听,好舒服…不管他在唱什么,在唱谁的歌,都一样动听,我都一样喜欢。

可是,当他唱着《爱很简单》时,他弹奏出的旋律忽然那么强烈的拨动着我的心跳。随着音符跳动是我和郑皓仁刚开始误打误撞到今天的回忆,就像一场梦一样。

我可以奢求,它永远不会停吗?

我望着他的背影,他还是一个人,站在原地上等我。而我对于他的亏欠,实在太多了。

“I Love You,无法不爱你Baby,说你也爱我,喔… …”

“我爱你,郑皓仁。” 玮瑜从郑皓仁背后轻轻地抱着,话中却开始有点哽咽。郑皓仁有点错愕,停了下来,用手轻轻拍着玮瑜的小手,随而将它握紧。他搁下了吉他,玮瑜也放开了他,只是低着头,不语。

“小鱼,我可以…再听你说一次吗?” 郑皓仁转过身,伸出双手托着玮瑜的脸颊说道。只见玮瑜眼眶泛红,刹那间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爱你,郑皓仁。我爱你… …” 玮瑜抬起头正视他,坚定地说道。郑皓仁笑了,在她的眼角下亲了一下,企图止住她那欲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想,我真的爱上你了,郑皓仁。郑皓仁轻轻把她推入怀里,之后,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任微风轻轻吹着,渴望得到谁的祝福。

这样的幸福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失去了拥有它的权利。今天,不是失而复得,是我硬要霸占这份爱,就算只能多出那一秒,我也应该满足。

一切,也应该要结束了。
×××××××××××××××××××××××××××××××××××××××××××

 

9月4日,是时候学会说再见了。

“放学喽!走吧。吃午餐去了。” 这一天,郑皓仁如往常般接玮瑜放学。

“不了,我想回家。” 玮瑜的脸上没有表情,不难察觉,她尝试让自己看起来又是一副很冷漠的样子。

“你…哪里不舒服吗?”

“郑皓仁,我想回家。”

“我送你回去。” 玮瑜点点头,随后,她的手情不自禁地穿进他的手心。两人就这样走着,没有说话。

伊玮瑜,撑着点!

“到了,快进去吧!” 两人的手还没有放开,郑皓仁还是微笑着。

“郑皓仁。”

“嗯。”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好不好?”

“傻瓜,你在说什么傻话呀?”

“我说,我们不要在一起了,可以吗?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分手反正就是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然后――” 郑皓仁的脸沉了下来,紧握的手始终不肯放开。

“为什么那么突然?”

“不要问。”

“为什么?!” 郑皓仁很是激动的,抓痛了玮瑜的手。

“因为我爱你,所以…不想再捆绑你的心,毕竟我不能给你什么…你越是对我好我就越不知所措,只懂得后退…还让一些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拖了这么久,我想所有的犹豫和挣扎都应该结束了吧?我想也是时候将你的心放生了。”

说着说着,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然而,我不敢正视郑皓仁告诉他这一切,我这谋杀人家感情的凶手,不配这么做。

“你知道吗,小Gin她喜欢你不比你喜欢我少,我真的觉得,我的出现很多余…不然你早就和小Gin在一起了… …”

“我只要听你内心的那句话。” 郑皓仁再一次地握紧我的手,渴望我看着他说真话。

“郑皓仁,如果…如果你爱我,就请你…也放我走吧!” 凭玮瑜这句话,终于让郑皓仁松开了她的手。

在这一刻,我在他的眼中看到苦涩的悲哀。或许这真的是一个很烂的借口,可是,为了家人和学业,我终究还是做了这个自私的决定。我将永远不会忘记,在我把晴天娃娃还给他时,他离开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只要是为你的好的,我都可以…我就…放手…”]

谢谢你,郑皓仁。

对不起,郑皓仁。

虽然你曾经告诉过我,爱情字典里没有感谢和道歉。

 

4th September 2008, Thurs
*我爱你*
终究还是说出口了,那句再见。
以前的我不懂得说再见,
因为我太依赖有你在身旁的日子,
让我以为,永远,不要有尽头就好。

我说不出口自己每天有多想你,
说不出口自己对你感情的累积,
不敢背负你给我的爱,
才会选择伪装自己,只付出了冷漠。

我害怕,
自己一次又一次地亲手将你的感情谋杀,
现在的我充满了罪恶感,
却可能,盼不到你的原谅。

每晚冲着我来的心痛与挣扎,
让我快承受不住了。
只好逼自己在深陷之前,
对自己说,停止吧,我的爱~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是陌生人;
一年后的今天,我们也只回归到陌生。

或许是我贪恋你的温柔也过了火吧?!
所以才会觉得,即使只多出一秒拥抱的时间,
到最后,我依然会笑着和你说再见。

当我们彼此都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时,
我哭了。
一边走一边哭,
乘上公车兜了好几圈,
眼泪泛滥成灾,
只好眼睛肿肿的,回家了。

我求你放我走,
只是假装洒脱;
我说我要放你走,
是因为――

我爱你,郑皓仁。
¥一尾鱼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