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瞧不起你有什么出奇,最可怕的还是连你也瞧不起你自己。

最近有一种看谁都不顺眼的感觉。最好的状态是自己一个人,拎本书到咖啡厅,一杯咖啡和一本书足以抚慰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与我过不去的心情。

但是,这样的心情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有些扭曲,所以不值得学习。

我努力回想,究竟是什么让我频密出现这样子不耐烦的想法和态度,也理出了一些头绪。

工作上的窘境。

听人家说过“钱多事少离家近”,这听起来是多么理想的一份工作?每日朝九晚五,步行可及的办公室距离,只需要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回几则电邮接几通电话,一下子就进入最欢乐的午餐时间。午餐来了下班还会远吗?准时打卡下班,走几步路就回到家,天还没暗下来,还看得见夕阳。你说,这样子的生活,多理想?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即便让我找到这样的工作,日子久了也会“理想”得让我怀疑人生。

好吧,你可以说我庸人自扰,但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人生吗?每天重复机械般的动作,面对着也许不怎么样的工作环境,再参杂一些匪夷所思的同僚关系,我的勇气和棱角早在不知不觉中被磨平,甚至是磨损,安逸得小心翼翼。

想改变可觉得自己的战斗力好像没有以前刚步入社会时候那么强劲;想跟得上脚步但觉得自己身上有的技能好像也不怎么样;连发言都是特别的心惊胆战,怕说错话被噹;想着想着,我对未来怯步了。

最亲近的人,也是生命中包袱最重的人。

我自认是个幸福的孩子,从小爸爸一个人工作撑起这头家,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说学习要用功,要争气;才能考得上好的中学,大学;才能找一份好的工作;才能出人头地;才能遇见一位和你匹配的另一半;才能组织一个幸福的家庭;才能过个美满的人生。许多的我们都是这样被教育过来的,我完全不否认父母对我们的含辛茹苦,更不配对他们的付出有任何的意见。可每当我想起这一句:“我是为你好。”,我的心特别压抑,特别纠结。

是我错了吗?每一回逆了他们的“好意”,我都这么责问自己。“或许吧。”於是低头认错,为唤回他们的笑颜,否则我是多么的不孝,对吧。

渐渐地我发现,我每一次的妥协没有换来更有效的沟通,只有更多单方面的命令和结果。

他们的护航,让我对人生再一次地小心翼翼,深怕做错了决定就回不了头;哪怕那是自己多么想抵达的地方,大家都说那条路行不通,我就不去,我就说服自己再看一看;

结果到了现在,还站在原地看一看。

对于自我。

我有一个坏习惯,叫做三分钟热度,我把它解读成“不够坚持”。从小时候到现在,对于梦想有很多的憧憬,却总是不够努力,不够坚持。唯一觉得自豪的,是曾经为了完成小说而彻夜未眠的程度,但那都是曾经。自此以后,我做过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没有坚持下来过。

写作,减重,弹吉他,口才班… …我的兴趣很多,可我能够坚持下来的没有几样。我常常活到某个日子会歇斯底里地责怪自己,要是当天是一个bad day,我的心情会更加坠入谷底。

我开始否定自己,责怪自己,讨厌自己。,简称没用。

记得很多时候是在职场上碰到一些鸟事,当下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以后都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活;

回到家后一把躺在沙发上,抓着手机滑一滑几个小时已过去,好吧,今天的烦恼暂时烟消云散。我忘了自己白天受的委屈,也许,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委屈。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向往在大企业里往上爬的某某。爬得越高,胆子变得越小,心眼变得越窄,世界变得更小,小得容不下任何貌似想陷害你的谁。於是越害怕失去,越为了迎合别人而和自己背道而驰,最后变得连自己也认不得自己,只一心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地方。人生,是不是只剩下这样?

你离不开的,估计是你在你心里设下的一道墙。

重新认识自己

情绪低落了好一阵子,而这一阵子,是接近两年的岁月。

那种老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辜最不幸运的人,做什么事老天爷也总是和我过不去,让我一事无成。

白天看起来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下班回到家后顿时又对自己有点陌生。
越是用力说要改变,却越是一事无成。那个说好要为梦想发光的我呢?好几次哭得失声,而生活依旧是原本的模样。

好几次严重到只要焦虑心跳就会加速,掌心就会犯麻痹,我还脑洞大开说是不是时日不长了?

我一个别人看起来再乐天派,再喜欢大声说笑,出口成章大道理的我,我焦虑。

但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心虚。我抚心自问,切切实实地,我把生活过得很随便,对于梦想不够认真,不够尊敬,不够坚持,每次都在事情发生之后才来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努力一点,然而这世上完全没有后悔药这回事。

我的梦想很大,可是我的努力很零碎。

我曾经把自己看得很渺小。

害怕做错事情,害怕父母长辈上司的指责,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想说那就将就点,活得和别人一样吧。

将就?Sorry~

日子久了我就发现自己完全将就不来,尤其是面对一些无奈的言论。

“你应该这样。” … “你应该那样”…

我把这些将就不来的情绪记录下来,发现这也是了解自己的一种方式。因为我把自己看得很渺小,更何况是别人。而活在到处都是“情绪勒索”的情境里,我们得怎么样适当地抽离,首先我得真的了解自己,这就是我的情绪范围。

对于生活也一样,对于梦想,对于人生都一样。

我记得雪儿说过,“当你真的努力的坚持到最后,那些反对的声浪也慢慢转变成尊重的祝福。”。

首先,

你得把自己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提高一些。

因为别人瞧不起你有什么出奇,最可怕的还是连你也瞧不起你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