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同情的生存技能

严重警告:对号入座前,请自行斟酌。

这是一篇个人言论。没有鸡汤,没有激励,没有流畅而文明的句子,就当作我在磨练自己的文字。

除了睡觉,工作占了我们一天里约三分之一的时间,还不包括在路上堵车,开会,和加班的时间。倘若你不喜欢眼前的工作,恐怕你就开始在消耗自己宝贵的生命在你认为不值得却一直在拖延的事情了。

从小就被填鸭式教育出来的我,有一种被根深蒂固的值在我们脑海里的想法,小学念好,就升上好的中学,中学念好了就升理科班,出路较广,中六念得死去活来就能够换来一所好的大学,好的工作,好的人生。

可我现在觉得,我自己就是人生的评判,成绩不好又怎样,领着不怎么样的薪水又怎样,生活平淡又怎么样,别人“认为”我该怎么样,这些仿佛都不是我觉得“人生不需要完成的要项”。

比起这些,我更在乎自己有没有认真活着。

我活过来了

近期的我发现,我开始感受到生命的气息了,开始感受到自己在活着。

以前工作的时候都告诉自己,主管和前辈说的都是对的,只要不反抗,生活必然风平浪静,平步青云。直到后来我发现,过分退让只会让自己的底线失守,吃力不讨好。

起初我觉得自己会不会有点计较,后来我替自己感到不值。倘若在一个团队里,没事的时候别人不记得我,有事的时候才拼命利用“团队精神”去给我洗脑,仿佛为了团队,我就应该要扛起别人的工作,即使是在替别人完成他的KPI, 帮他们擦了一次屁股,帮他们清理一地的屎。这样子的 “价值”是很可悲的。

在一个“没事不记得你,有事你就应该扛”的制度下,被放大的将会是你一次的“不”和“错”。

我尝试分析和思考种种学习的可能,但这种不健康的工作间环境让我不禁思考最终的发展和去向。

我不是教你计较,只是要你看清自己的实力和底线,偶尔坚定一些,毕竟这是别人威胁你也拿不走的技能。

原来人生最忌讳的就是过于舒适,它让你明明知道眼前的事情让你很难受,可是你宁愿一直躲在舒适区里也不敢往前跨一步。

就在我听见一句话后,它敲醒了我对眼前舒适的幻想。

我顿时活过来了。

 突如其来而强大的觉悟

对于自己的付出被否定和吃了闷亏,更多的是不忿。我问,为什么老天爷对于认真工作效劳公司的人要回馈于这样的待遇,反而是“得把口”的人终日横行霸道,令人咬牙切齿。

当下的血管是直接充血,感觉千千万万的三字经要从嘴里吐出来才能一吐不快。

我活过来了,我才发现我的情绪是曾经如此地被压抑着。

那是一触即发的觉悟,让我深深体会到,一份工作要是只带给你舒适和安全感,你将很容易,也很快会被取代。这是这么多年来商业操作和“习俗”,让多少人渐在同样的岗位上自我感觉良好;即便是不喜欢,也能很轻易地说服自己不就是糊口饭吃,熬过了就过了;遇上危机感时感到特别排斥,抱怨多过实际行动,到最后仍原地不动地守在岗位上。

每天重复经历厌恶和厌倦公司里人事物,我察觉我的人生不能再继续这样被浪费下去。

简单而言,无论你对我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稀罕,也可以无所谓了。因为比起这些,我更在乎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和的人生的价值。

不要害怕自己会被取代,总有一些东西在你身上是独一无二的。

发掘自己的人生价值远远比拼命戳别人痛处而博得别人的认同和青睐来得更重要。

有一种人,成天和全世界说自己很忙,忙得还可以到处去和别人分享自己很忙这回事;
事情永远在最后一分钟赶上,赶不上时还奢望全世界能够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帮他完成;
全世界都给予帮忙后换回来的是他当作没有那回事的眼神和沾沾自喜;
全世界不给予眼神时就会向另一个星球的人苦诉自己做人有多难;
长期装着顺风耳的装备以在必要之时呈上作为自己生而为人高人一等的证据;
被问问题时又把你带到外太空绕一圈回来;
从来只有全世界负了他,自己的自知之明又低于负值;


就是有这种人。

文青派的疯子,<有一种人叫极品>,2019

基于基本的尊重,我觉得缄默是最忍让和礼貌的回应方式。

要当碧池,谁不会,可我真同情这般的生存技能。我宁可多花时间专注在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上了。

这关于碧池的牢骚是不能再多了,糊逼才会盯着人家看,这是我提醒自己的话。

对,就是在说你。

如果对于现状感到不满,不快乐,找不到意义,那或许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个提示,要么留下,要么转弯。

请选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