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任何理由理你

最近的自己觉得活在一个充满奇葩的环境,无所不在,无所不及,甚至应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好事坏事,你想象得到或想象之外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碰上一种人,是全世界只有他的事才算是大事,别人的事情就不是一回事的那种人。

这种人通常在需要你的时候献殷勤,不需要你的时候连招呼也省回,有的时候你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才会招惹到这品种的人。

还记得有一次,明明是他的工作要呈交了,因为自己做不出来而让全世界的人帮忙,是全世界都要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只为了完成他手中很重要的小事。

当别人找他时,以下有两种可能性将你被打发走的可能。

i) “我在忙”。

ii) “我问你哦…”

这种只有自己在忙,全世界都不是一回事的人,往往只给别人带来更多的困扰和麻烦。面对这种人我的理智不知怎的突然都不在线,被气得面红耳赤,连说话都变得莫名地口吃。

我想不通,为什么我要屈服于这种人之下?重点是,为什么这种人竟然还得到上司的“保护”,明明“吃屎屙饭”还能横行霸道到现在?

因为他一人而造成的混乱,满城风雨,满目疮痍,不堪一击,他依旧能够安然无恙地走到今天。好的,我是不是该说我有点“羡慕妒忌恨”?

呸!

我才不要和你一般见识

这阵子的负能量堆积得太多太多了, 几乎是我觉得近年来的高峰。我甚至觉得自己有点负荷不来。想当时生气得把小笔记本刮得有多深的痕迹。

因为一条粉肠而衍生出的各种不实的传言,流言蜚语,甚至是许多难听的话语,当下只有一团怒火,所谓的脆弱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此刻我只想站到他面前,给于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这样=)

当然,也因为如此有了更多的自我觉醒。

如同王力宏歌里唱的,我没有任何理由理你

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 我们总是表现得比较在乎。有的时候甚至忘了这些多余的口舌是否真的会在我们身上造成什么影响,别人对我们有何感想,想着想着,急得败坏,最终仍是坏人得逞,我们吃尽闷亏,滚滚的杀气,但这一刻我们咬牙切齿着。

我赫然发现,我为什么要和这粉肠一般见识。

我为什么要在意他所做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就是因为他让主管怎么样了,然而对我怎么样了吗?

说我什么什么又什么什么的,一堆有的没的空话难道就能让别人信以为真吗?

重点来了,别人怎么想我,有那么重要吗?

一个只懂得造谣生非的粉肠,大概就是没有内陷的粉肠,虚有其表,可谓可悲。

经历了近3个月的日子,每日重复一样的负面话题,一样的负面情绪,一样的负面,一样的粉肠,然而,也一样的我。后来我问自己,要这样子继续浪费生命吗?

值–得–吗?

有失去当然也会有获得

短短的两三个月里,即便满城风雨,即便我在这个大环境的存在感也许变得更渺小,在我仔细分析以后,其实我获得的被失去的更多

刚刚提到的自我觉醒,就是一种源自于内心深处的呼唤,以至于躲在安全区域的我,对于跳出这个框框外,再一次蠢蠢欲动。

自我觉醒的提升让我更进一步地逼迫自己去检视现在过得特别安逸又没什么长进的自己。是不是好久没有和自己对话了呢?是不是已经把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啊梦想得抛诸于脑海了呢? 倘若对这个环境不再感到有热忱,也没有退路,是不是应该考虑给自己一个前进的可能。

自己想要的,只有自己可以满足自己。一份工作提供一个让我们表现的空间, 提供一份糊口的银两,我们经常围着银两走,却忘了同时也应该要进修自己的表现和能力。虚有的躯壳只能给你提供短暂的满足,越是选择铺盖去掩饰甚至是逃避永远不会让你变得更好,那只适合等着真相被揭穿的一天罢了。

把在乎的情绪转移自己爱的人身上,比为一些不知所谓的小人伤神来得更为值得。一天24小时我们都嚷着不够用了,难道还那么慷慨拿来花在粉肠身上吗?

后来我学会多观察和感受自己的情绪变化,去了解自己为什么有如此的感受,而又应该做些什么事去应对这些情绪。 这段期间我最喜欢逛的是书局,最舍得花钱的也只有在书本身上。读完一本又一本的书籍,多了和自己对话的时间,情绪逐渐找到出口,而所有累积起来的怨气仿佛经过阅读的洗礼而逐渐消退。

也因为如此我开始执笔记录许多和当下情绪有关的文字,几行字也好,一篇文章也罢,我找回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写字是我的最初,也是我的最终,找到了情绪的出口,还能持续地创作,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我更能感受到来自于身边在乎自己的人的关心和爱。我承认大多时候我的大吐苦水都只是为了搏得他们的一句:“他怎么那么坏。”,也为了讨拍,当然也深知这样子不断地抱怨并没有给人生造成什么正面的变化,反而越过越糟。但我也确确实实从此感受我的家人,好朋友的关心。这让我不禁反问自己,与其花那么多时间抱怨,不如转移视线,为自己爱的人而活得更有意义。

所以,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看起来就是刚刚好啊。

再要我抓狂地应对,恐怕我会干笑一番说:

老娘才不7在乎。Go fly ki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